仁怀本地产红樱子高粱水涨船高,中小酒企何去何从?

网站首页    行业资讯    仁怀本地产红樱子高粱水涨船高,中小酒企何去何从?

做酱酒,品质是前提,但经营成本同样也需要考虑。

酱酒火热升温,让仁怀地产红樱子高粱成了名副其实的“香饽饽”。

作为酱酒酿造过程中的主要原料,红缨子高粱是酱酒品质保障的重要一环,也是仁怀酱酒的一道身份识别码。数量有限,价格随之水涨船高,“买不起本地红粱”成为困扰仁怀当地中小型酒企的一大问题。有酒企甚至坦言“逼着我们砸牌子”。

地产高粱紧俏,面对现实与困境,仁怀本地的中小酒企们当如何从中抉择?

同是红高粱,“仁怀产”为何水涨船高?

仁怀地产红樱子高粱之所以身价倍增,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对当地酱酒的品质塑造。

资料显示,与其他地区所产高粱不同,仁怀红缨子高粱具有糯性好、颗粒小、皮厚、扁圆、结实、干燥的特点,耐旱、耐高温、耐瘠薄,在使用过程中耐蒸、耐煮、耐翻造,属硬质胚乳型品种。其中,仁怀高粱的水分含量为11.5%,单宁含量2%以下,淀粉含量63%,支链淀粉占比更是高达88%以上。

红缨子高粱的特性使之成为酱酒企业的“刚需”,众多仁怀酒企也宣称不采购外地高粱。

自1986年启动种子繁育选育工程以来,历经25年时间,仁怀市选育出了最符合茅台酒用原料标准的“红缨子”“红珍珠”等品种,并通过省级种子机构审定,作为茅台酒厂指定的唯一高粱品种。同时,“红缨子” 高粱品种是全国首个有机高粱种子名牌产品。

云酒头条从仁怀市人民政府官网处获悉,2019年,全市有机高粱种植面积达30万亩,计划收储7.5万吨,有机高粱收购最低保护价为9.2元/公斤。这一价格,也是茅台集团的高粱收购价格。近两年时间,茅台集团的收购价已经从7.2元/公斤提高到9.2元/公斤。

近年来,仁怀酱酒企业扩产及新增业外酒业,但地产高粱供应有限,加剧了供求矛盾。曾有酒企试图在省外建立高粱基地,或尝试购买外地高粱酿酒,但品质始终难及达到传统酱香酒标准,如此一来,更直接助推了红缨子高粱价格水涨船高。

大企业的红利,却并未成为小企业的福音,在众多本地中小酒企的经营者们看来,高粱价高的背后,是生存的高压。

“逼着我们砸牌子”

在茅台镇一家酒厂老板卢松(化名)眼里,去年本地高粱的价格并不止8.2元/公斤(2018年高粱收购最低保护价)。

“最少也要9元/公斤!一斤的价格怎么也在4.5元以上,你说这个酒怎么酿得起!”作为本地人戏称的“土著”,卢松在茅台镇做酒超过10年。从最初的家庭小作坊,到目前拥有30多口窖池,年产酱酒100余吨,四十出头的卢松一度很满足自己今日的成就。而随着高粱价格的不断上涨,卢松坦言目前的经营压力很大。

“像我们这样的小企业,最大的卖点当然是低于茅台的价格,与茅台相同的工艺。”卢松告诉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作为酿酒世家,其祖父、父亲都有过在茅台酒厂工作的经验,自家厂里所有的白酒生产都按照“12987”的工序严格执行,为保障品质,卢松从来都是以本地高粱作为原料酿酒。而这些,都让卢松的酒厂吸引来很多客户,业务也以原酒封坛为主。

当着云酒头条的面,卢松算起了一笔经营账。“5斤高粱出1斤酒,再加上人力、水电和装瓶装坛等成本,核算下来,1斤酒的利润相较以前大打折扣。”本地小酒厂众多,封坛、定制、贴牌等业务同质化问题相当严重,这让卢松的经营压力陡增。

“对于目前这种坚持我现在也说不清楚是对是错,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因为高粱的问题犹豫过,想过转型做品牌营销,但对于我们这种体量的企业而言,转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卢松有些顾虑,对于未来转型能否成功,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有业内专家算过一笔账,按照2.5公斤高粱、2.5公斤小麦以及人员工资测算,生产一吨大曲酱香的成本在5万元左右,一次投料生产200吨就要投入上千万元,如果储存5年以后销售,至少需要几千万周转资金。

而同处一地,吴辉(化名)却并没有卢松的担忧,在其看来,换种方式,酒厂依然可以活得很好。作为连带式的家族企业,吴辉不光自家有酒厂,其姐姐和姑妈家都有各自的酒厂,在仁怀鲁班一带,吴家人的酒厂小有名气。

“本地糯红粱这么贵,这么大的产量,日子久了哪里用得起。”吴辉笑道,但为了追求品质,“本地高粱有用,但数量极其有限,主要还是以毕节所产高粱为主。”毕节高粱1公斤在4块钱左右,比本地高粱价格低了一大半。

“我们身边也有酒厂用外省或者是进口高粱酿酒,品质的话自然是高下立见,毕节高粱虽无法在品质上与本地高粱做到一模一样,但酿出来的酒相似度极高,经过老酒勾调后,也可以做到客户要求的品质。”吴辉说。

同是纯粮酿制,同样遵循茅台镇传统工艺,吴辉并不认为这样做有何不妥。“至少我没有昧着良心做串酒,也没有翻砂、碎沙的情况出现。”在其看来,品质是前提,但经营成本同样也需要考虑。

把窖池修在自家位于茅台镇上坪村的自建房中,张宏(化名)的作坊相当佛系,服务自己位于深圳的几个客户,有生意便做,没生意就关门,张宏笑称自己是“小而精”的代表。

如今高粱价高,张宏也索性停产。“酱酒的品质本来就不跟样,卖的都是回头客,别人喝了不一样还不如不做。所以,这么高的(高粱)价格,做了亏,不做或者换原料做,那真是逼着我们砸牌子。”对于何日重开酒坊,张宏坦言,目前仍在观望中。

高粱看涨,中小酒企何去何从?

上述三家酒企的现状正是当下仁怀中小酱酒企业的缩影。高粱价高已成事实,而放眼未来,这一价格又是否有回落的可能,而对于仁怀本地众多中小酒企而言,转机又会否出现?

“两个原因导致了本地高粱价格的大幅度上涨,一是种粱成本的提升,二是行业回暖,导致酿酒回产量较大,需求端的用量随之提升。”在云酒·中国酒业品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左右脑策略咨询机构总经理权图看来,高粱价格未来可能还将继续看涨。

白酒以品牌为导向,面对同样的高粱价格,大企业与中小企业间的差距就在于大企业拥有足够的品牌力和品牌议价力来消化其中的成本压力。

对于品牌溢价能力较弱,且以原酒和贴牌为主营业务的中小型酒企来说,影响是实在的,一方面是原酒价格继续上涨,另一方面,在白热化的市场竞争面前,中小酒企的生存空间将进一步被压缩。

丞之醉绿茶酒-小图-丞之醉绿茶酒-14

“所以,建议同样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中小型酒企要加大品牌布局,提升品牌力度,以品牌议价力来稀释用料成本上涨所带来的压力。另一方面,中小型酒企当坚持以本地糯红粱为原料进行酿酒,毕竟酱酒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品质。”权图表示,品牌力和品质关当是酱酒企业未来谋取进一步发展的出路所在。

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刺激消费的因素也变得更为多元,品质、价格之外,是文化营销、场景营销等新的方式方法。仁怀产区所赋予的酱香基因之外,本地中小酒企更广泛的机遇,在于找到新的卖点,突出IP对产品本身的塑造,进而使之成为企业进一步发展的突破口。

同时,本地中小型酒企还应当利用好互联网营销的优势,逐步完成产品销售由线下至线上的转换,更多关注营销手段,利用好线上平台和线上资源,跨越传统营销的壁垒。此外,企业还应做好产品及产品带的相应升级,并使之能够完成全面的、真正意义上的转型。

面对本地高粱的供不应求,政府方面也出台了相应的扩改措施。从《仁怀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抓好2019年有机高粱生产的通知》中可知,2019年,仁怀全市继续巩固有机生产基地38万亩,有机转换基地12万亩。建种子基地6500亩,全面完成大坝镇有机高粱生产标准化示范园区建设,启动8个村标准化生产基地试点建设,乡镇(街道)各建1000亩以上示范园,村(社区)各建100亩示范点。

市场竞争是残酷的,对于仁怀中小型酒企而言,高粱涨价可以说是一场生存考验,更是对企业转型的命运考验。

2019年8月5日 15:42
浏览量:0
收藏

新闻资讯

NEWS CENTER

网站首页    行业资讯    仁怀本地产红樱子高粱水涨船高,中小酒企何去何从?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